助燃剂舆论的失焦与恐慌才是疫情传播的助燃剂

 提示:点击图片可以放大
昨夜,大剂量残酷的信息暴露在我们的面前,朋友圈形成了罕见的景致:极少数人在讨论春晚,大部分的内容被捐款、捐物资的渠道信息填满   想必这个春节大家都不太好过,对武汉疫情担忧的同时,电视人(特指通过电视等传统媒体获取信息的人)和互联网人的态度和反应形成了截然不同的表现   前几日我们还在为劝说这批电视人(以高龄长辈为主)戴口罩、不聚餐而煞费苦心,近日我们却在被信息淹没的同时,也逐步丧失了分辨的理性,恐惧的情感时而占了上风   昨夜,大徐写了一篇:这个世界会好的,愿你可以平静入睡,喝下这碗鸡汤安神后的我,从自媒体视域下科学传播以及后真相时代舆论失焦的视角,给周围的朋友打一针强心安定剂   正文开始之前,我要再次强调我的立场:疾病和灾难是我们共同要去面对的问题,此文并非否认我们应当对疫情保持关注,而是不要让同理心变成一种焦虑,忽略了本质的问题   同时,本文的所有归因并非单一的,只是挑出其中最显著的原因进行阐释,欢迎评论区讨论、指正   其一,不论是关于新型肺炎,武汉市长必须回答的六个问题,还是针对整个事件官方信息发布的时间线梳理,我们可以看到,群众的愤怒在于,早期官方渲染的乐观形势让群众没能形成防范意识,为病毒的大规模传染提供了温床,甚至“错过”预防的黄金时期   因此,很多人将疫情爆发的原因归结于政府不作为,忽略了病毒本身的性质,并将对疫情的恐惧转变成对政府的讨伐   其二,1月20日,钟南山院士接受采访时陈述的“人传人”和“14名以上医护人员感染”两个事实,引起舆论哗然,虽然官媒开始实时跟进报道病理数据,丁香医生也建立起肺炎疫情实时动态的数据平台供用户查找   但是,关于武汉及湖北周边地区疫情发展的具体报道,医疗设施和医护人员的跟进等,我们一无所知,对于这部分的内容空缺,会有大量未经求证的碎片信息填补   没有前言后语的聊天截图,带着哭腔的医院人员的语音录屏,来自“现场”人员的微博报道等,铺天盖地散布在各大微信聊天群中   我们本质关注的是:武汉及周边地区患者收治情况、当前隔离和治疗进度、未来政府的工作安排等切实的问题,却被这些带有情绪性、故事性的文字和图片引导,不可避免地陷入了与发布者的同理共鸣,在悲愤与恐惧的情绪中进行二次传播,从而我们对事件本身关注的重点,就转移到了情绪上   政府和官方媒体部门应对舆情的时机、方式和观念等催生的舆论失焦,导致了互联网上“谣言”四起,从最初隐瞒关键信息,发布不及时,到现在忙着辟谣却不展现事实,官方信息披露不完全是舆论失焦的重要原因   梁文道在一文中说到:“今天实在有太多原本非常客观、正常的信息和内容,都在某种特殊逻辑之下,被当成了所谓的‘负面消息‘;而一旦成为负面信息,我们的处理方法就是不断隐瞒它,压抑它,直至让它消失。这样的后果,只会让‘信任’这种珍贵又稀缺的社会资源消失殆尽。”   我可以理解,政府和媒体受发布流程和政治、经济等宏观因素限制,在议程设置和舆论引导方面逐渐弱化,必须坚持以正面报道为主,但是正面报道不是只报道正面的消息,隐瞒负面的信息,而应该考虑如何处理负面内容,使其达到良好的传播效果,这样才能使媒体成为有公信力的媒体,政府才能真正实现为人民服务   首先,其潜伏期较长,传染性强,未发病前人人都可能是传染源,公众场合现有的的监测和防护手段大多无效   其次,其发病表征除了发烧外的症状,各类症状与普通感冒差别性不大,没有明显的判断标准,容易引起“百度看医”式的对照恐慌   首先,2003年SARS此类大规模疫情的报道失实和落后,导致政府和媒体公信力下降,加上本次官方的信息反复被打脸,更加不具备说服力   其次,我们仅看得到结论,看不到推导的过程。截止1.25下午4点,疫情地图除西藏外全线飘红,多地启动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实施最严格的防控措施。此类措施的通知猝不及防,与通知的患病病例的实际情况有所偏差,更加容易形成猜忌和怀疑   当网络信息脱离于传统媒体主导且单一方向的时候,受众本身也就成为了传播内容的主体,他们可以在网络空间里更加方便地行使表达权和话语权   尤其当专业媒体在信息传播和舆论引导方面不能满足受众需求时,这种权利的行使就会通过各种自媒体渠道的参与爆发   在这种环境里,读者就会根据自己的需要浏览相关信息,自动屏蔽与自己意见相左的内容,信息的算法机制也会进一步推送受众关注的信息,几轮下来,自己就受困于自己制造的“信息茧房“中,接受的信息越来越窄   李普曼在其《舆论学》的著作中曾写道:“对于大部分事物我们并不是先观察再解释,而是先解释再观察“,这句话可以用来解释刻板印象的成因,当我们对此次疫情的评价形成固有的判断后,就会有意无意地忽略其他意见   这也就是为什么当我们对疫情产生恐惧后更容易沉浸在负面信息中难以自拔的部分心理原因,心理学有个理论叫做“自证预言”,意指人会不自觉的按已知的预言来行事,最终令预言发生,也是类似的原因   今日,果壳网发布了一篇:如果丧到刷不动消息,请放过自己吧,便是针对这部分过度关注信息而产生心理负担的人群提出的建议,倡导大家在“关心当下时事的时候,多体察一下自己的情绪和心理”   中国历史曾将阶级斗争的传统发挥到极致,历史遗留的民族性格,面对问题容易形成非黑即白的二元对立观,此次疫情爆发后,立场各异的文章在朋友圈斗法,评论区更是成为了意见相左双方互相攻击的角斗场   前几日,中青报首席新闻评论家曹林在请别用封城说法,城外听着安全,城里听着不安一文中指出,当下的许多报道中“封城”的措辞,容易形成城里城外的对立,这并不是一个抠字眼的文字游戏,而是强调疫情发展至今,我们必须意识到全国人命运相连的重要性   微博上#逃离武汉的tag有巨大流量,自媒体大v批判起这群逃离的“病毒”也毫不留情;前脚有人对武汉政府的问责步步紧逼,后脚有人将此类行为称为“说风凉话”;甚至阴谋论等论调再次卷土重来,香港公知的媒体立场也成为攻击对象.....   回到这些信息的背后,我们会发现,大部分的文字内容和逻辑关系,都是以发泄情绪为主,陈述事实为辅,有限的事实也是为了加强情绪渲染而派上用场   这是后真相时代的显著特征,也是舆论失焦的显著表现,即人们对于情绪的关注大于对事实的关注   我们倾向于去选择与自己同仇敌忾的战友,一起去批驳对立的观点,在越来越狭隘的思维中陷入了自我满足   我们不应该将对疫情的恐惧,转移为对武汉及湖北周边人民的谩骂,不应将对政府等工作不满的情绪,转化为对政府工作的完全不信任   不论是武汉类“小汤山”隔离治疗中心的建立,还是医疗供应进一步到位,都需要时间,更需要相关产业生产的进一步加急,对于我们普通人而言,把控好自己的情绪,专注事实,就是不添乱了   这段时间以来我也不可避免地陷入恐惧和慌乱,本文其实是一个自我反思,从我的专业视角,给读者朋友打一针安定剂快乐时时彩 快乐时时彩app 快乐时时彩手机版官网 快乐时时彩游戏大厅 快乐时时彩官方下载 快乐时时彩安卓免费下载 快乐时时彩手机版 快乐时时彩大全下载安装 快乐时时彩手机免费下载 快乐时时彩官网免费下载 手机版快乐时时彩 快乐时时彩安卓版下载安装 快乐时时彩官方正版下载 快乐时时彩app官网下载 快乐时时彩安卓版 快乐时时彩app最新版 快乐时时彩旧版本 快乐时时彩官网ios 快乐时时彩我下载过的 快乐时时彩官方最新 快乐时时彩安卓 快乐时时彩每个版本 快乐时时彩下载app 快乐时时彩手游官网下载 老版快乐时时彩下载app 快乐时时彩真人下载 快乐时时彩软件大全 快乐时时彩ios下载 快乐时时彩ios苹果版 快乐时时彩官网下载 快乐时时彩下载老版本 最新版快乐时时彩 快乐时时彩二维码 老版快乐时时彩 快乐时时彩推荐 快乐时时彩苹

相关推荐: